bob体育官方APP

新生代最强猛兽的温柔愿望:阿德巴约想给妈妈买套新房子 LOL竞猜

新生代最强猛兽的温柔愿望:阿德巴约想给妈妈买套新房子 LOL竞猜

书接前文(错过了昨天阿德巴约故事的朋友,可以点这里——阿德巴约前传 | 妈妈身边的乖宝宝,居然敢当面喷帕特·莱利)

熟悉阿德巴约的人,对于他如此旺盛的好胜心一点都不会感到意外。在高中最后一年,为了追求在球场上更高的对抗强度,阿德巴约转学去了一所私立学校。虽然学校距离他的家有4个小时的车程,但是在篮球领域给他带来的提高却更大,这是他做出最终决定的原因。

也是从那时候开始,阿德巴约开始练习内线的脚步动作,“大梦”奥拉朱旺成了他学习的目标。当时,他拉着自己业余联盟教练格拉夫斯的儿子一起练球,两个孩子每天早上都一起开车25分钟,去参加6点开始的训练。同时,阿德巴约的传球功力也逐渐显露出来。“他给队友传出的高吊球,可能比队友给他传的还多,”阿德巴约的高中教练布兰登·克利福德说。

热火队也了解到了这一信息,再结合阿德巴约在联合试训中的表现和结果,热火认为他是在最近几年的选秀当中,最有运动能力的大个子球员之一。所以,热火当时预测,阿德巴约可能会在第10顺位被选中。

在选秀之前,最后一支试训阿德巴约的球队是夏洛特黄蜂,当时黄蜂手握11号签位,而阿德巴约也觉得自己表现不错。加上夏洛特距离他的老家很近,这样他也可以不用离开妈妈太远,所以阿德巴约一度非常钟情夏洛特。选秀前两天,阿德巴约被安排住进了纽约曼哈顿的一家酒店里,陪在他身边的是妈妈和好朋友贾巴里·阿瑟。距离选秀开始还有不到48小时时,他收到了黄蜂通过交易得到德怀特·霍华德的消息。

阿德巴约一下子明白了,黄蜂不会选他了。所以在选秀夜,当阿德巴约坐在绿屋里的时候,他看不清自己的未来。因为当时,他的经纪人萨拉迪西斯也没有收到过热火方面给出的消息。

这是因为热火当时也没有主动权,他们手里只有14号签。所幸跟热火争夺阿德巴约的对手也不多,前面提到黄蜂得到了霍华德后,自然不会选内线大个球员。拿着12号签的活塞内线有德拉蒙德,也不会选阿德巴约。对热火来说,唯一的对手就是13号顺位的掘金。

“掘金队当时没有什么特别需要补充的位置,”热火的助理总经理亚当·西蒙回忆说,“我当时感觉他们可能会寻求交易他们的选秀权,但是也不知道他们会交易给谁。我们能做的就是用手指比一个十字。”

果不其然,掘金队交易了自己的选秀权,将这个13号签送去了爵士队。不过爵士也没有跟热火抢,他们用这个签位选中了多诺万·米切尔。这个结果一经公布,热火心里一块石头落地。但莱利和斯波尔斯特拉还是走流程地问了一句:“好了,我们选谁?”

球队高级顾问卡米尔平日里一直都是位温文尔雅的绅士,但他当时握紧拳头,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,然后大喊道:“我们要选巴姆!”

选中阿德巴约后不久,热火就发现这个年轻人果然“名不虚传”,他的好胜心从新秀赛季还未开始时,就已经喷涌出来。在球队征战夏季联赛期间,阿德巴约不仅求战心切,而且每天都早早来训练,并且一直在球馆里练到很晚才走。除了刻苦,他也没有忘记磨练技术。在自己的常规训练结束之后,他还会钻到后卫堆里,去跟着一起练控球技巧。

阿德巴约在保持着旺盛斗志的同时,也从未丧失自己的冷静。在一次训练中,阿德巴约和来自百翰青年大学的球员埃里克·米克互相攻防,两人斗得厉害。不过,米克在一次防守阿德巴约的时候,动作有些过大。阿德巴约觉得这个动作已经超出了篮球范畴,并且有导致自己受伤的危险。于是他一把推倒了米卡,然后对他说:“我们可以彼此竞争,但如果你想要跟我这样打球的话,我XX的会把你干翻。”

“当米卡看到巴姆那样的反应之后,他就再不想继续参加训练了,”当时热火的助教朱万·霍华德说。

虽然阿德巴约如此强悍,但NBA的艰苦还是会让很多硬汉在初期难以适应。对阿德巴约来说,他在刚进入NBA的时候最难克服的,就是在征战客场时的“思乡病”。“如此频繁地无法见到妈妈,这让我非常难受,”阿德巴约说。所以如果在球队征战客场的时候,恰逢妈妈布朗特的生日,那阿德巴约就会安排她跟着球队一起去客场,好能亲自给妈妈过生日。

职业生涯的前20场比赛中,阿德巴约有9场比赛没有获得过哪怕1分钟的上场时间。因为当时热火在内线还有“白边”怀特塞德,他每场比赛都会占据大量的出场时间。“最让我沮丧的事情就是,斯波甚至都不能挤出30秒的时间给我,”阿德巴约回忆说,“我都不在乎是不是能打满1分钟,但30秒应该能给我吧。”

虽然性格火爆,但在这个问题上,阿德巴约却始终压制着自己,他没有跟主教练提过任何的要求。虽然也有朋友为他感到不忿,可阿德巴约却反过来安慰起他们来。“他就只是说:‘我还是要保持耐心,这样等到我上场的时候,我就会做好自己的事情。’”阿德巴约的朋友泰勒说。

上场时间虽然不多,但阿德巴约从未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,他还是在完成自己的训练后,跑到后卫堆里去练技术。另外,他又了解到,在热火的力量训练室中,绝大多数的力量纪录,都是由球队名宿阿隆佐·莫宁所保持,以至于球队的力量房都被命名为“Zo区域”(Zo是莫宁的昵称)。这再度激发了阿德巴约的斗志,虽然教练们一再警告他,让他等个五六年,等待身体和力量都上来了再挑战这些纪录,可这并不是阿德巴约的性格。

到目前为止,阿德巴约已经突破了两项莫宁的纪录。“他绝对是我们见过的球队里,最强壮的一个了,”斯波尔斯特拉说,“另外他的好胜心之凶猛,也绝对非常罕见。”

除了在篮球上努力之外,阿德巴约也在热火队交到了新朋友,比他早两年加入球队的乔什·理查德森,很快就跟阿德巴约熟络起来,他们经常约在理查德森家里一起玩。但除此之外,阿德巴约场外的活动就很少了,他花钱也很省,戴的手表还是NBA的手表赞助商送给球员们的免费手表。“我经常会问他:‘你要不要去买点什么东西呀?’”阿德巴约的高中教练克利福德说,“而他总是回答我:‘我什么都不需要,只要有妈妈就够了。’”

最近,阿德巴约告诉队友们,他终于买了一个新奇的玩意——自动T恤折叠器。他买这个东西的原因,是因为他已经厌倦了每次洗完衣服之后自己一件一件叠。没错,阿德巴约依旧会自己做家务。很多去过他公寓的人,都会因为那里的整洁而惊叹不已,这些自然都是妈妈给他的影响。“她非常严格,”阿德巴约的业余联盟教练格拉夫斯说,“就算是他们的那辆拖车,也是我见过的最整洁和干净的一所房子。”

这种性格和习惯,在阿德巴约的职业生涯中也给了他不小的帮助。他职业生涯的转折点,是新秀赛季开始后差不多2个月。那是一场热火客场挑战骑士的比赛。因为球队大比分落后,所以斯波尔斯特拉让阿德巴约打了第四节绝大多数的时间。结果,这个年轻人全场只打了18分钟,就7投7中砍下了19分。另外,他还在当时加盟了骑士的韦德头上,完成了一个势大力沉的扣篮。

“我完全没有机会(封盖),”韦德说,“从那时候开始,我就成为了他的球迷。巴姆绝对有机会一直在迈阿密打下去。”

本赛季刚刚开始的时候,韦德曾经给阿德巴约发过短信,这位热火传奇对自己的后辈说,他希望阿德巴约能够打破自己创造的那些球队纪录。他们还就阿德巴约本赛季的数据打了赌,但是具体的数据内容和赌注,谁都没有透露。韦德将这视为球队的一种传承,因为在他和哈斯勒姆刚刚加盟球队的时候,曾在热火当过近20年助教的鲍勃·麦克杜,也曾跟两人打过赌。

如果韦德和阿德巴约打赌的项目涉及到助攻的话,那韦德大概率要输钱了。因为在本赛季,斯波尔斯特拉会在球队打某些进攻套路的时候,允许阿德巴约拿球推进。早在获得教练的允许之前,他在某些场次里就会偷偷这么做。“比如我这么做了,但是没做好,我知道他肯定会非常生气,”阿德巴约说,“但我只要说一句:‘去XX的。’然后继续干就好了。”

斯波尔斯特拉其实也没有那样严苛,一来他明白这是阿德巴约成长必须要经历的阵痛,二来他也不希望打击这位热火未来领袖的信心。如今,阿德巴约已经慢慢适应了领袖的角色,在球队叫了暂停、斯波还在跟助教们商量对策时,阿德巴约会经常先坐在主帅的椅子上,跟队友们传递自己的信息。

“他永远不会把焦点集中在自己身上,永远不会说‘你刚刚那个回合没给看见我’这种话,”本赛季加盟热火的内线球员莱昂纳德说,“他永远是在说一些振奋人心的话,或者说一些我们可能在防守端存在的问题。”

去年夏天,阿德巴约请了专门的厨师来调理自己的饮食,这让他的体脂率下降到只有6.75%。而在客场比赛时,阿德巴约在外面吃饭,也会拍下菜单给自己的厨师,让他决定自己应该点什么来吃。对阿德巴约来说,最大的遗憾就是如今他在家里也没法再吃妈妈做的饭了。

阿德巴约的妈妈本来也计划要搬出迈阿密,城市的生活节奏实在让她不适应。阿德巴约已经给妈妈许诺,等到签下新合同之后,他就在郊区给妈妈买一套房子。“我妈妈是一位乡村女士,”阿德巴约说,“她希望住在树木茂盛的地方。我到时候绝对会想念她,因为生活里一直都是我们两个人。”

如今,阿德巴约和妈妈都已经离开了家乡,但那里的人们还是以阿德巴约为荣。上赛季,在热火客场挑战奇才时,多位当年阿德巴约高中的老师和教练集体来到华盛顿,去观看阿德巴约的比赛。阿德巴约也没有忘记家乡父老,他的高中教练迈克·博洛特克在2018年因为癌症离世,阿德巴约如今还曾经通过短信与博洛特克的妻子梅拉蒂斯联系。

在阿德巴约当选全明星后,梅拉蒂斯给阿德巴约发了一条信息,让他去窗口看看太阳,并说那灿烂的阳光,就是他已经过世丈夫的笑容。“我一直努力不让自己在今天哭出来,”阿德巴约回复她说。

如今的阿德巴约,已经在NBA全明星赛的舞台上亮相,他早已不再是那个住在乡下拖车里的小孩。“小时候,我不想被别人看成是一个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孩子,”阿德巴约说,“不过现在我也想明白了,正是那辆拖车,给了我如今的雄心壮志,还有心中的那份怒气。如果我们小时候生活优渥一些,那我今天也不会在这里。那辆拖车,成就了我。”